【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高  峰】从1887年开始,每年9月第三个周二荷兰人同时庆祝王子日和预算日,今年是9月20日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高  峰】从1887年开始,每年9月第三个周二荷兰人同时庆祝王子日和预算日,今年是9月20日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高  峰】从1887年开始,每年9月第三个周二荷兰人同时庆祝王子日和预算日,今年是9月20日。这一天国王乘坐皇家马车从王宫出发,前往议会发表演说,公布政府下一年预算草案和主要工作计划,为新一届议会拉开序幕。受疫情影响,前两年马车巡游取消了,今年正式恢复。荷兰人早就盼着这一天了。不仅因为国王演讲涉及税收等关系民生的大事,还因为臣民们有机会近距离“一睹龙颜”,并欣赏到“帽子秀”。帽子秀金色马车王子日就是预算日奥兰治拿骚王族一直是荷兰的统治家族。18世纪,奥兰治拿骚王族成员、荷兰共和国执政(实际领导人)威廉五世的生日3月8日被称为王子日,举国庆祝。1795年法国入侵,荷兰共和国灭亡,威廉五世逃往英国。荷兰人为了表示对王族的支持和对法国占领者的反抗,继续庆祝王子日。1814年荷兰摆脱法国统治,实行君主立宪制。第一位国王威廉一世(威廉五世的儿子)开始了每年向议会公布预算草案并发表演讲的传统,这一天被称为预算日。关于预算日后来如何与王子日搞到同一天,没有一个准确的说法。一种解释是威廉二世登基后,喜欢在预算日那一天与兄弟、儿子等一起骑马到议会发表演讲。两代王子齐聚一堂,王子日与预算日就这样改到同一天了。金色马车与玻璃马车国王乘马车“逛街”并不是每天都能看到。因此王子日这天,许多荷兰人一大早就守在王宫门口,占据最佳位置,争睹“龙颜”。王室巡游下午1点准时开始。王室巡游的看点之一是国王乘坐的马车。2015年及之前使用的是著名的金色马车,这是1898年9月6日阿姆斯特丹人民用“众筹”方式送给威廉明娜女王登基大典的礼物。金色马车融入众多荷兰元素,整体呈现新巴洛克风格,堪称是行走的艺术品。但是由于金色马车上画有奴隶形象,让人联想到荷兰对外殖民的历史,2015年最后一次露面后再未使用。接替金色马车的是玻璃马车。它是1821年由威廉一世在比利时订制的,也是荷兰王室历史最悠久的马车。为确保人们能看到国王风采,马车上半部分都是以玻璃制成的。王子日下午1点整,国王从努儿登堡宫出发,目的地是议会骑士厅,后者是议会大院中最古老的建筑。王室巡游全程15分钟。这条路线1925年以来一直没变。国王的陪同人员有王后、王储、公主等。行进途中,礼炮队在海牙火车站对面的马里菲尔德草坪上每分钟放一响礼炮,告诉公众国王正在巡游。到达骑士厅后,军乐队奏响荷兰国歌,国王走上台阶前向国旗致敬。下一个环节就是国王向议员们演讲。讲稿由荷兰首相起草,与国王讨论后最终由内阁定稿。演讲结束后议会下院主席高呼“国王万岁”,在场所有人紧接着高呼“万岁!万岁!万岁!”这时议会正式开幕,财政大臣向下院详细介绍预算案。国王回到王宫,与王后等王室成员现身阳台,向民众挥手致意。“帽子秀”争奇斗艳王子日的另一大看点是帽子秀。这一天荷兰所有内阁成员、议院议员以及外交官代表都会聚集到骑士厅。由于仪式隆重,大家都会身着盛装,女士们会戴上时尚感十足的帽子,围观民众也戴上或时尚或前卫或夸张的帽子,用头顶风光吸引目光。帽子秀的历史并不长。1977年,艾里卡·特普斯特拉以新科议员身份第一次参加王子日活动,她戴了一顶时尚的黑色贝雷帽,却发现全场只有女王和一位女外交官戴了帽子。于是1978年王子日她鼓励其他女议员也戴上漂亮帽子,帽子秀就这样诞生了。一些女议员还借帽子传递政治信息。例如2016年,议员卡拉·戴克法博为了倡议不要过度捕鱼,戴了一顶用鱼鳞制成的帽子。以前人们曾认为戴的帽子尺寸大于女王或王后就是失礼,现在没人理会这个规矩了。有民意调查显示,1/4荷兰人认为,王子日这一天最好看的就是帽子秀。责编:夏丽娟